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被撩拨起来的女人
被撩拨起来的女人
总栏目 > 综合专区 > 熟女小说
被撩拨起来的女人

夜场四周的高台上,站着很多性感的女郎在领舞,丰满的胸部抖动,翘臀扭摆,吸引着客人在观看,显然有些不经常来的男人都被台上的妙龄女郎吸引了,赤裸裸的眼神恨不得直接把那些女人给扒了。
  
  也有许多男男女女搂搂抱抱,借着音乐的节奏,双手互相摸索着对方的隐秘部位。
  
  我偷偷瞟到在魏子征背后的一个角落里,有一个妖艳的少女紧紧贴在一个光头男人身上疯狂的扭动自己,那个男人的手一只藏在她的背后慢慢的绕过她的臀部,在某处扣扣摸摸,那个女孩便紧紧的闭上了眼睛,随着下面的刺激,红润的舌不断的舔舐着自己性感的嘴唇,饥渴却又享受。
  
  这里充斥了成年人的游戏,随着那个光头男人手指的压力,我分明能够感觉到那个女的逐渐疯狂的扭动以及她低声的呻吟,两条腿微微颤动了起来,似乎在这种情况下到达了情欲的高点,一会软绵绵的妙体靠着那个男人胸膛更紧了。
  
  我在魏子征的手下,脖子里的红润扩散到了脸上,很想摆脱他,但又却被环境刺激到了迷乱,他的手在我腿上,隔着丝袜游走,却无异于隔靴挠痒,让我喉咙里有些干渴。
  
  "干杯!"魏子征举起了一杯烈酒,我不知道这杯酒的威力,狠狠的喝了一大口,顿时脑子里有些晕晕乎乎,酒精麻痹了意识,却叫我更加受用魏子征的抚摸。
  
  魏子征在这个时候提议说,"我们上去跳一支舞怎么样?"
  
  "跳舞?可是我不会!"我一边扶着脑袋,一边对魏子征说话,他的手依旧没离开我的腿。
  
  此刻有些酒精上头了,我的脸上白里透红,眼神纷乱的看着魏子征,魏子征的手掌贴在我的腿内侧贪婪的摸了起来,有些时候并不需要去说破彼此都在饥渴,那种暧昧的感觉反而会更好。
  
  他一把拉住了我,带我走到舞台上,很快人挤人的舞台就把我和魏子征挤到了一起。
  
  魏子征借机将我抱在了怀里,两个人就如偷腥的猫儿,身子紧紧贴在了一起,魏子征的双手在我身上游走,他更为用力的把我快要揉进了他的身体里面,一只手还不时的落下去,轻轻一挑顺着黑色的丝袜伸到了我的短裙里面。
  
  火热的掌心灼烧着我被包裹起来的臀部,对,就是这种酥痒美妙的感觉。
  
  我已经开始头晕脑胀了,身边的空气都像是燃烧着的气体,他和我都没有说话,轻轻摇摆在了舞池里。
  
  突然我推开了他,有一种强烈的呕吐感从胃中生了出来,我喝多了。
  
  我对着他摆摆手,捂住了嘴巴,魏子征还来不及反应就看着我跑下了舞台,一溜烟我就跑进了卫生间,吐过之后胃里面好了很多。
  
  慢慢悠悠的走到洗脸池前想洗把脸清醒一下,却听到了隔壁蹲位里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,竟然是一个男人的声音,"宝贝,你把屁股翘起来!"
  
  那声音猥琐下流,马上又发出了女人的声音,嗯嗯呀呀,"啊,用力、快点,再快点!吖、我要死了!"
  
  一阵快速击打水面的声音,连整个厕所的搁板都似乎有了一丝晃动,可见里面有多么疯狂,我站在外面心脏已经跳的格外厉害,那个女人的叫声隐约控制不住了起来,"舒服,好舒服,用力干死我……"
  
  联想到里面的场景,我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了,于是赶忙走出去,但脑子里回想刚刚听到的那一幕,心里就再也无法平静下来。
  
  我感觉自己也很想要那种感觉了,连呼吸都变的重了起来,站在外面的洗漱台前,看着镜子里面通红的自己,那种想要的感觉越来越浓烈。
  
  突然,有一只手伸了过来,搭在我腰上的那一刻,我就如全身触电了一般,火热的感觉瞬间涌上了我的心头。
  
  猛的在大庭广众下被重新抱了起来,胸前一只手偷偷的溜进了衣服里面,接近着便是大力的挤压,一种被用力揉捻的刺激感叫我仰着下巴重重喘息了一声。
  
  镜子里,魏子征已经出现在我身后,他把脸放在了我耳边,含住了我粉色微红的耳垂,不住的舔我,不老实的手掌在衣服里面握的紧紧的,时而还以指甲轻轻的在柔软之所划一下,一阵阵的刺激叫我快要忍不住叫出来了。
  
  随时都会有人进来,也会有人从卫生间走出来,我生怕被人碰见我被男人挑逗成这个样子的自己,可越是暴露越是刺激,快感越强。
  
  一边推脱他快点把手拿出来,一边又恨不得坐在洗漱台上让他和我做起来,这种心思把我变成了火炉上的烤鱼,煎熬死我了。
  
  魏子征一定是个老手,否则怎么会把握的恰到好处,不留痕迹的攻击一个女人最敏锐的神经。
  
  "别在这里、换个地方,求你了!"我不争气的想要妥协。
  
  可在这个时候,卫生间里刚办完事的一对男女走出来了,女的穿着黑色短裙,胸口活脱脱两团大白兔,扭着屁股向我看了一眼。
  
  而魏子征却根本就没有放过我,而是忽然掰着我的身体一转身,他的手依旧插在我衣服里狠狠的动作,另外一只手却捧住我的脸,一手挡住了我的相貌,同一刻他喷着火热的气息嘴巴堵住了我的口,啧啧亲吻的声音让我更加动情。
  
  可能是怕被那些陌生人看见我的春意泛滥的窘状,这种好笑的心思使我不敢推开魏子征,在他的魔爪下,被动而又主动的和他亲吻。
  
  魏子征开始猛烈了起来,放在我胸前的手再度摸索了下去,钻进了裙子里,揉捏着,我都快要疯了,两腿夹紧了他的手,只听魏子征在我耳边说,"要不要去我家?"
  
  我的情欲瞬间高涨起来,尤其是那双腿紧紧的夹住了他的手,让魏子征明白,我这条摇摆不定的小舟已经被他在今夜牢牢的抓住了。
  
  去他的家里面会发生什么激情的事情,恐怕我们彼此都知道,但面红耳赤的我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,我需要为自己治治病,泄掉满身的浴火。

  "嗯!"我被魏子征咬着樱唇,发出了迷人、低低羞涩的声音,随即肯定的点点头。
  
 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,自己竟然几乎快要主动坐在了洗手台上,魏子征把手从我的两腿间拿出来,放在鼻子下闻了闻,满满都是我的味道,这个小动作让我羞愧难当。
  
  我被魏子征拉回到了车里面,我就感觉又有点头晕了起来,估计是真的喝多了。
  
  等到了他家之后,魏子征就把我扶到了沙发上,我看了一下他的家里面,相对于我家面积很大布局也很温馨,"你可以随便看看,我去冲一下澡,对了你来吗?"
  
  他抓着我的手说,偷腥一般的在我手背上轻轻摸了摸。
  
  我摇摇头,微笑着,"你先去吧!"
  
  魏子征也笑笑不说话,片刻后浴室里想起了哗啦啦的流水声,此时我身上依旧遍布了一层烈火焚烧,使劲的镇定了一会,站起来随便参观了一下借以排解自己的难受。
  
  说实话,魏子征每一次抓我手的时候都极具暗示性,让我明白马上将要发生什么,那是一种很强烈的第六感,但我还是选择了跟他来,这可能就是出轨吧。
  
  而且魏子征还是我学生的家长,和自己学生的家长偷情,刺激之中又带着很多的惭愧。
  
  我看见魏子征家里面有两个卧室,不由的走过去先推开了一间,可是推开以后却发现,这间房子里面,还摆着一张小小的写字台,小床也干干净净的,铺着很卡通的床单。
  
  我愣了一下,知道自己进错了屋子,下意识的想要走出去,后背却靠在了魏子征的怀中,我一转身,魏子征的手正好巧合按在了我的胸部上,我顿时浑身一颤。
  
  魏子征没有松开,反而又捏了捏,干脆用手解开我的衣服,肆无忌惮的抱住我亲吻我。
  
  干柴烈火,一点就着,我体内的空虚感瞬间爆发了出来,他的右手开始在我的雪白大团的柔软上胡乱的抚摸起来,嘴里的呼吸凌乱且炙热。
  
  这种大胆和主动弄的我全身快乐十足,男人湿漉漉的身体蹭在我胸部上,激发了彼此的本能,毛巾被他丢在地上,两人黏在一起热情如火。
  
  其实这个动作还是蛮享受的,我完全闭上了双眼,却听到魏子征说,"这是魏强的房间,他偶尔回来才住的,白老师,在你学生的床上里痛痛快快的做一次,是不是很爽?"
  
  顿时我就想起了魏强那个孩子充满天真的眼神,似乎看着我倒在他的小床上,被他的爸爸按在身下婉转呻吟……
  
  但经过了魏子征的爱抚后,那种想要的感觉却又越发的强烈起来,让我清晰的察觉到,我体内有潺潺的流水在蠢蠢欲动……
  
  这种状态下,羞耻和欲望让我竟然更加敏感,魏子征双手开始拼命地在我一对山峰上面抓着,用嘴巴亲吻。
  
  他的吮吸,有时候微微作痛,时而却令我舒服快乐。
  
  魏子征便不再犹豫,尽显了他风月场上手段,看准了时机,一下把我压在了魏强我那个学生的卡通床上,他的手嫌弃任何的阻碍,在下面揉了揉,就快速的撕去了丝袜。
  
  我的叫声也越来越疯狂了,下身开始不断的往外面流着水,一发不可收拾,湿润极了。
  
  欲望此刻展现的淋漓尽致,魏子征挺起了钢枪,猛的一下进入了我的身体,在那一刻,什么理智都没有了,仅仅剩下的就是发泄。
  
  他抱着我的腰,上面和我接吻,下方却狠狠的填满了我。
  
  "啊……"我发出了如此美妙的声音。
  
  做了一会,正在情意绵绵的一刻,突然手机铃声响了,此时此刻手机铃声在男女的呼吸声中异常作响,竟然有点刺耳。
  
  我和魏子征都愣了一下,谁也不想因为这件事情就把美好的气氛破坏掉了。
  
  所以魏子征丝毫没有停顿,他紧紧抱住了我,速度快的出奇,推着我往那无边无际的高峰上去了。
  
  可是电话的铃声很执着,一直响。
  
  电话就在我脑后的一边上,搁在从我身上剥下来的衣服上发亮,我下意识的转脸看了一下,任由魏子征继续俘获我的身体,但是我一看,却吓坏了,是我老公给我打来了电话。
  
  老公两个大字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我,我这是在出轨!
  
  "我先接个电话!"我向魏子征恳求道。
  
  魏子征很轻蔑的看了看电话上老公那两个字,同时安静了一点,"接吧!"
  
  得到了魏子征的配合,我向他做了一个手势,示意他不要讲话,刚刚把电话接起来,我老公就很焦急的问我,"老婆,你在干什么?这么久都不接电话!"
  
  魏子征赤身裸体的趴在我身上,笑着听我和我老公讲话。
  
  我找了一个借口,"手机压在枕头下面了,震动没听见!"
  
  听到我这么说,老公明显松了一口气,又喜笑颜开的说,"那就好,老婆,我真的想你了!"
  
  老公这么说,我心里立刻羞愧万分,可我还没答话,突然魏子征极具侵犯性的狠狠冲刺了一下,一瞬间在我空虚之处传来一种饱涨的感觉,顶的我快感排山倒海的冲进了脑子里。
  
  我没忍住,嘴里吊着声音舒舒服服的喊了出来,"啊……"
  啊的一声,我喊了出来,似舒服又像是很痛苦,我老公对着电话再次急迫的询问起了我,"老婆,你怎么了?"
  
  可魏子征丝毫不顾虑我的处境,他故意使坏,趴在我身上,疯狂的前前后后做着一系列的攻势,电话里是我老公的声音,可身体里却是另外一个男人肆意的妄为着。
  
  那根本停不下来的进攻将一波波的快感带给了我,我说话都喘不上气来。
  
  魏子征在坏笑,好像当着我老公在和我通话的时候,把我彻底征服才有成就感。
  
  这种前所未有的紧张感与刺激感,叫我莫名的夹紧了他,那里的四壁都如同像是婴儿柔嫩的小手握住了魏子征的男性雄伟,如同潮水的舒服劲疯狂的汇入彼此的身体里。
  
  我强忍着无法克制的快感,对着电话胡编乱造,"我、我刚才……啊……倒水被开水烫了一下,啊啊啊……"
  
  后面的声音被我用手背堵在了小口里面,低不可闻,故意将电话拿的远了一点,我老公听了以后非常焦急,"那怎么办,快涂点药!"
  
  我咬着自己的小手,头皮都因为快乐而发麻了,意识混乱着摇头,发出了呜呜呜的声音,魏子征飞速挺进,两手爱抚着我浑圆的双峰,他的速度与坚挺是我从来没有享受过的。
  
  电话里,我老公焦急的问我,"老婆,你说话啊,你的声音为什么不太对劲!"
  
  他绝不会想到,此刻我的娇躯会在另外一个陌生的男人身下。
  
  听着我老公的关心,我难免会产生愧疚,"我、我好像感……感冒了,喘不上气来!"
  
  还好魏子征把持了一下自己,此刻他变的轻柔了很多,缓缓的挺进至少让我恢复了一点理智,听到这些话,老公就对我说,"老婆,对不起,都是我不好,如果我不出差,就能照顾你了!我一定会尽快回来的,对不起我爱你!"
  
  我老公的话让一阵暖流经过了我的心中,以前我跟谢有志第一次的时候,我记得我老公十分体贴,一直怕我疼,为了不让我留下阴影,他甚至整夜陪着我就躺在床上,那个时候感觉到了,水到渠成的就发生了关系,至此之后对我更是千依百顺。
  
  他把我捧在手心里当成了宝,可谁知道那天我被人侵犯了以后,尝到了甜头就一发不可收拾,现在又默许别的男人爬进了我的身体里。
  
  我抿了抿嘴巴,带着愧疚说,"没关系,我能照顾好我自己!"
  
  "那你就早点休息吧!"说完话,我老公就把电话挂了。
  
  显然我已经变得很清醒,这已经是第二次对不起我老公了,绝不能再让自己沉沦在欲海之中,有时候我也想过,是因为谢有志他那方面不行,才让我无法满足,可他不行,不代表我就应该在身体上背叛他,那并不是我变成坏女人的理由。
  
  我推了推魏子征,魏子征还在激情之中,他想要更多的时间来造爱,所以他一直没有弄出来,现在还在兴头上,被我推的有些不大开心,"怎么了?"
  
  "你下去!"
  
  魏子征盯着我的脸,用舌头舔我的鬓角,甚至还趴在我身上耀武扬威的后腰挺了挺,这个动作彻底激怒了我。
  
  "我让你下去!"我几乎是吼出来的,把魏子征吓了一跳,看起来我一点都不像是开玩笑。
  
  魏子征忍住了性/欲,带着报复狠狠一抽身下的坚硬,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悄然爬上了我心头。
  
  我没有让他完成这次造爱,可以说中途放了魏子征的鸽子,连丝袜都没顾得上穿,便整理好衣服走了。

【完】